Cancer

「卡黄」 K氏物语 2

 * 21岁卡和16岁婷婷

 * 些微卡鞠

第二章

啥?粉丝……

 

这孩子学傻了吧,站你面前的可是李艺彤本尊啊。

 

李艺彤哭笑不得,扯下自己的口罩,对女孩子着急地道:“我不是粉丝啊你再看看我!”

 

女孩子疑惑地挑起眉毛,也是,这身打扮……还画了妆……看起来的确像是……

 

她的视线瞥到李艺彤食指拈着的口罩上,恍然,悟了。

 

“哦,你就是…鞠婧祎吧!”又道,“我同桌挺喜欢你的,能请你帮她签个名吗?”

 

 

 

好了。

 

李艺彤扶着额头,想起给鞠婧祎冠上“四千年”名号的那条黑料新闻。

 

那新闻多么可笑地把她李艺彤的高中毕业照和鞠婧祎的现照放在一起,且还被说成是“整容前”和“整容后”。通稿一出、乐得冯薪朵抱着手机笑了一整天。一对上李艺彤的脸,不管怎样强行憋着最后也破功地“噗”出来。

 

反正,四千年事件不仅让鞠婧祎困扰许久,更堪称李艺彤的人生黑历史。

 

讲道理,她当时就觉得那两张照片根本不像——她和鞠婧祎根本不像!就单单从身高来说,她也可是抱住鞠婧祎能够让她埋胸的存在。一点点都不像。

 

为此,她慷慨激昂地洋洋洒洒写了一篇长微博,嬉笑怒骂地直面,又拐弯抹角地解围。

 

因为这个黑料本身就是个无稽之谈、又和着她对此犀利的点评吐槽,竟然让粉丝们乐呵不已纷纷转发,最后还上了波热搜,也算意料之外。后来这件事大家也就偶尔聊起,不当真,只是当个谈资。

 

当然落在CP党眼里,那可就是说不尽的恩爱与护短儿了。

 

总之,李艺彤自己是一直觉得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媒体本来就是干瞎扯这行的嘛。还能怎样当然是选择原谅。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能把一个活生生的她认成鞠婧祎的存在。

 

李艺彤被梗的无话可说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黄婷婷,你……先跟我进来吧。”

 

 

 

黄婷婷被扯着校服袖子,踉跄地跟着大步流星的“鞠婧祎”进去了。

 

她以为要个签名就好了,谁知道,这一进去——

 

就搭上了她整个的、平静的人生。

 

 

 

两个小时后,发布会结束了。

 

这场发布会开的很是瞩目,瞬间就霸占了微博头条。

“‘非你不可!’热门IP《夜宴》女主定角?!”

 

谁曾想过《夜宴》女主定角竟是在这个发布会上?!连冯薪朵都是愕然的。

一时间娱乐花边新闻社全铆足了劲儿,还不乏些许跺脚后悔没派人前来的小报社。发布会结束后的后台休息室门口,记者们拥挤着,那势头几乎要把自己举着的麦克风戳到李艺彤脸上。

 

而被围在中心的李艺彤紧紧扣着黄婷婷的手,微微上前一小步将她护在身后,在一众嘈杂里凛然地站直身子回答着问题。

“……是。当然还是要看导演和投资方的意见……”

 

回头看看有些畏缩的女孩子,她又拨了拨刘海,自信地笑:“但至于我个人,夜宴的女主角,我,非她不可。”

 

年轻的编剧说得坚定,从面向记者的方向突然转向了镜头,目光灼灼,嘴角勾起,蓬发的意气几乎满溢出屏幕。

 

蹲西瓜tv直播的粉丝不禁倒抽一口气,天啊爸爸李艺彤我嫁啊。

 

切回微博正想发博抒发感情,就看到侧边热搜的头条已经不仅仅止于此——娱乐公司显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玩出水花的人,怕只是碍于黄婷婷的未成年、又的确短缺资料,才不敢登时就深扒一番。

 

于是,矛头立马转向了别人。

 

 

 

摄影机移到鞠婧祎的身上。

 

李艺彤跟黄婷婷跑了,记者没法追、却依旧锲而不舍,把话筒往鞠婧祎身上怼:“那小鞠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之前盛传、李艺彤拒绝无数试镜女星只是为了最终选定您时的造势……”

 

鞠婧祎神色淡淡地看着护着黄婷婷跑向后台的背影,似乎有些落寞的晃神,转过头来时,那一向得体笑着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

 

“我没什么看法。”她挑挑眉,恹恹地回答。

 

记者根本不在乎这种小挫折,依旧叽叽喳喳:“会觉得不甘吗?——之前外界一直说这个角色定然是小鞠你的囊中物了。”

 

“一直以来提携着自己的贵人被‘新欢’抢去,小鞠作何——”

 

鞠婧祎又挑挑眉,这次的挑眉带了一丝媚意,打光正好勾出她侧脸的轮廓,天仙般的容颜上、游移的目光转了过来,定在镜头前。

 

“‘新欢’、‘抢’……?”她玩味了一下这几个词语,转而粲然一笑,“不会的。”

 

 

李艺彤在后台打了个喷嚏。

 

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把沁柠水拧开递给面前的女孩子。

 

“婷婷……”

 

“嗯。”女孩子嗯了一声,似乎是两人中比较波澜不惊的那一个。

 

方才在发布会上,她被李艺彤牵着手由后台引出,聚光灯一直定在她的身上,若不是考虑她身着的校服,考虑到观众席的人还有台上的那位导演瞪大的眼,被人缓缓带出,上台阶时还被轻声提醒说“小心”——其实称得上是很浪漫的一件事了。

 

然而。

 

李艺彤叹了口气,道:“是我不好。我……刚太激动。你不愿意,其实也好。”

 

她方才查了这个黄婷婷的资料,少小横祸,单人独居,登时就决定要把她这块欠琢磨的璞玉收归自家,一时脑热,兼带着找到“天选之人”的喜悦,便直接将她引上了发布会……实在是太欠考虑。

 

李艺彤低着头,听见黄婷婷提起一口气,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没事。”

却是云淡风轻的一句。

 

李艺彤登时错愕地抬起头来,抓住少女骨节分明的手,急道:“那你是愿意吗?”

 

黄婷婷对着这人灼灼的目光,似乎被里头的炽热烫到一样又将眼神瞥开去,四下安静了一会,然后听见她轻轻的张口。

 

“嗯。”

 

黄婷婷像想着什么希冀的事情一般,眼睛里满盛着深邃的向往。继而转过来,缓慢却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愿意。”

说完才意识到这三个字的特殊意味,又有些赧然地低了头,耳朵尖泛着点红。

 

年轻的编剧的眼睛里快要漾出泪花来,嚎道:“唔——婷婷!我、我都想好了,你今晚就搬到我那里去,附近就有私立高中——”

 

李艺彤紧紧攥住少女的手,疼得对方暗中抽抽嘴角。但话语却铿锵又真挚:

 

“婷婷,你是我见过、最中意的女孩子。”

 

 

——冯薪朵护着疲惫的鞠婧祎从记者的围追堵截里走回后台,正好听见这感天动地的一句。

 

她脚步一顿,一双深情的眼不免往鞠婧祎那里瞟了瞟,又干咳了咳。

 

鞠婧祎冷冷的一脸倦容,不知是被记者的问题给耗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昏暗灯光显得她的嘴唇尤其红,在冰霜般的容颜上仿佛雪夜里绽开的红樱,那红樱动了动,只听见清冷的一声:“导演,我就先回去了。”

————

潦草大纲,信马由缰。


「卡黄」 K氏物语 1

* 21岁卡和16岁婷婷

* 我卡手把手教阿黄学色气
   
   
   
第一章 

为什么发布会要选在这么个学校里。

李艺彤不大明白。

她用手肘捅捅冯薪朵,问她。冯薪朵困得呵欠连天,答:“啊呀,你不知道你粉丝基本都学生……咱们这个电影儿也是学生才看……让我睡会儿。”

李艺彤一想,是的。她办新书签售会,好像来的都是些水灵灵的学生。唉,李艺彤叹口气,觉得置身这个高中校园的21岁的自己,好像有点儿老了。

脸上突然被冰了一下,李艺彤一跳,转头,看见白色裙子的少女用两根指头掂着一罐冰可乐。她正想张张嘴说什么,就听鞠婧祎道:“在学校里,还有免费的学生苦力啊。”

李艺彤疑惑:“哦?”

鞠婧祎见她不接可乐,便拿来自己启开,喝了一口才递给李艺彤,道:“这种发布会,放学校里都是学生会组织操办。想见你这个大作家的人多了,多少人哦,想来当这个免费的劳动力都挤不上去。啧啧。”

李艺彤哦了一声,规规矩矩地拿了个纸杯,倒了一点可乐给自己。继续在后台等待发布会开始的号令了。

说起李艺彤,似乎有点出名。

她原本就是个规矩读书的学生党,要说有啥特别,那可能就是语文好了点儿,排师大附中的第七。但是呢,这孩子从高二突然放飞自我,开始写小说。起先是以“夜王莉莉丝”为名连载古风虐文,虐出了一大票忠实粉丝。升了大学,心性成熟了点儿,愈发觉得以前写的都羞耻得不得了。索性用真名开始写,结果文风被人一眼瞧出就是跑路的那个莉莉丝。粉丝蜂拥而上。没多时,她手中的几部古风都出版了,一部君臣老梗还给搬上了荧幕。青年导演冯薪朵很是给力,女主鞠婧祎也演得很是伤情,当然也有不少人抨击李艺彤抄袭,到最后只是白白给剧赚了流量,没有实锤,不了了之。

剧火热便火么,一般都是火女主男主。然而这部剧却不然,剧组里李艺彤和冯薪朵那可是堪当女主的美颜,听说去过李艺彤签售会的人,无论男女,回来那都是要吼着加推。也是,有美貌,有才华,不推她推谁。

总之李艺彤一时那是名声大噪。

然而黑料也是不绝。李艺彤作为原作和编剧,两部上荧幕的剧都要求自己选女主角,来的二线女星不少,然而她一个都没看上,反是选了十八线女团里的小花鞠婧祎,实在令人大跌眼镜。第二部剧筹拍时,又要选角,许多人正为此摩拳擦掌时,却听说李艺彤再次定了鞠婧祎。个中意味,实在有些难测。坊间于是传闻她俩的“亲密”来,更有狗仔盯着她俩,拍出好几番出双入对。不过二人名声倒没怎么影响,反是激起一大帮CP粉站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虽是这么说,李艺彤手中却还仍握着一部现代剧,她唯一一部大热的现代剧,还没有拍。这部【夜宴】听说早已被投资方斥巨资买断IP,也定了冯薪朵导演李艺彤编剧的阵容,只是迟迟未见选角。据有关人士透露,李艺彤似乎是苦于没有合适的女主,才耽搁至如今。已然半年的试镜,试过了大半个娱乐圈都没有水花,不知最后会选出个什么样的人,这愈发惹人期待了。

只是天才作者究竟打着什么算盘,谁又说得定呢?

“怎么还不开始……?啊,我要去外头转转。”

鞠婧祎在那刷微博,眼皮也没抬:“我要沁柠水。”

李艺彤点点头:“朵朵桑要什么?”

冯薪朵的脸埋在咸鱼抱枕里:“朵朵要睡觉~”

“也要沁柠水是吧。”

李艺彤听她撒娇惯了,免疫。只自顾自披了个衣服,捞过来鞠婧祎的口罩戴上,往后台找出口去了。

天啊,这个体育馆……还……挺大……

李艺彤走出一扇门,又走进一扇门,似乎有点点迷路。不管了,大概是,往这里……啊,楼梯标志。

她一迈进去,就看见楼梯上规规矩矩地坐着一个穿着板正蓝白校服的、埋头睡着了的女孩子。

女孩儿低着头,瓷白的后颈微微沁出汗水来,上头还有个用来挂工作证的蓝绳子,李艺彤差点笑出声,哦,这就是所谓的学生苦力啊哈哈。

她笑完了,小心地想跨过去,结果没留神,抬腿时突然一阵抽痛……正好踢到了那女孩子腰上。

“呜。”

完。她醒了。

“啊啊啊这位同学,你没事吧?”伸手不打笑脸人,李艺彤先赔罪道。

那女孩睁开眼睛,虚晃了一下就完全醒了,站起身看着李艺彤,断眉一挑,下巴一抬,露出有着好看弧度的下颌线,声音却有些冷,道:“没事。”

李艺彤突然一怔,眼睛里绽放出一团一团的星光来,天啊,面前这个人青涩中透出的成熟、瘦削身子里隐藏的固执,可不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人吗……!!!

她直接握住了女孩子的手,语速极快地问道:“同学,你你你叫什么!啊,你跟我、跟我进去……!”

那女孩子又挑了挑眉,甩掉了李艺彤的手,挺直身子,指了指身上的工作证,严肃道:“我?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会副会长黄婷婷。”

又勾起了嘴角,戏谑地笑着说:“你是那个李艺彤的粉丝吧?休想让我带你进去。”

————

显示更多内容